小屏幕连接现实世界游戏IP文化破壁进行时

小屏幕连接现实世界 二次元题材登堂入室游戏IP 文化破壁进行时

李少红的作品里,一直关注时代变革下的女性个体与命运,在另一部已经杀青的《大宋宫词》中,她将镜头对准了古代历史上另一位传奇女性刘娥,“我觉得每个女人跟她的时代都有很大的关联”。

随着游戏市场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玩家需要“登堂入室”高端文化项目寻求自我认同。游戏策划师叶伟告诉北青报记者:“其实现在玩游戏的玩家并非低龄低智,更多是高知高学历人群。他们需要类似交响乐、音乐剧、展览等大众文化元素为游戏IP扩展出更多可能性,同时参与其中找到文化认同感。”文/本报记者王磊

在他们的舞台上,还摆着一块巨大的屏幕,如何平衡影视剧表演与舞台表演,有时候演员会问她,该迁就镜头还是整体的舞台感?这些独特的体验都让她印象深刻。

“我们经历了演艺行业的历史过程,也留下来了很多很好的演员,所以希望未来的十年能再给行业选择一些比较好的演员,就像周迅,陈坤,黄觉、杨幂,其实现在看到他们我自己还是觉得挺欣慰的,因为历数起来,真的是从我们的戏里面走出来的演员,现在看来成活率是最多的。”

在她看来,女导演要面临的困境实在太多:“对于女人来讲,这真的是一个高危行业,能够坚持下来的很少,要不然是身体原因,要不然是家庭原因,要不然是感情原因,各种原因都可能把你拉下来。”她坦言,因为丈夫曾念平是摄影师,两人可以相互帮衬,“大家使劲挺着才能坚持下来”。

《阴阳师》改编音乐剧,《纪念碑谷》办“视错觉”主题艺术展,还有多年前的《仙剑奇侠传》系列交响音乐会……最近,游戏IP纷纷从自己“小屏”扩张到现实世界。这番“文化破壁”计划打通了线上线下的壁垒,让大IP的影响力日益壮大。

“我从未见过如此明亮的面孔,以及在他刚毅面颊上徐徐绽放的柔和笑容。我十四年的生命所孕育的全部的朦胧的向往,终于第一次拥有了一个清晰可见的形象。”

高学历玩家需要文化认同

《仙剑奇侠传》游戏截图

《真相》围绕着一桩午夜悬案展开,两位年轻人身处不同的空间接受警察的讯问,一边是不断变少的倒计时,一边是不停闪回的案件现场,紧张的气氛也让一些观众想起李少红的《银蛇谋杀案》等早期作品。

谈到“独立女性”的概念,她用《妈阁是座城》里的主人公梅晓鸥来举例:不屈于看似卑微的命运,认为自己做的是很值得付出、有意义的事情,始终保持着坚强的自我,“这就是我们所写的独立女性”。(完)

老牌游戏IP《仙剑》的音乐会,则主要以游戏中BGM(背景音乐)为主,以交响乐和数字大屏打造为数字音乐会主要卖点,契合前几年在国内掀起的多媒体交响音乐会风潮。

但回来以后,许多电视剧千篇一律的拍摄方式让她震惊:只要三个机器架在那就完事儿,剩下的便是来回切换镜头画面。李少红决心要按电影理念来拍电视剧,“你需要有导演艺术,就是对时代的感知力和对人物的感知力,还是需要有你自己的表达。”

谈到如何帮助演员进入状态,李少红说,自己的方法就是要“稳、准、狠”,及时发现每个演员的心理上的障碍在哪里。有一次,演员朱颜曼滋担心自己无法挑战某种类型的戏,她安慰道:这个门槛迈进去了,你也许什么都能演,后来演员演得比谁都来劲。“我也许没说什么,但针对她是有用的。所以有时候表演是活的,它不是一个数学题,它是一个心理题。”

在中国电视剧历史上,李少红执导的《大明宫词》有着相当特殊的气质。它的背景发生在大唐,却并不像是个历史剧;它讲述的并非真实的历史事件,却塑造了一系列令人难忘的人物:

有个“一见倾心”的经典片段经常被提起,上元节之夜,在熙熙攘攘的长安街头,与宫女走散的太平公主揭开薛绍的面具,流下了泪:

尽管执导过许多电影电视剧,但李少红很少出现在综艺的舞台。

“众所周知,游戏像影视、动漫一样都是属于综合艺术,他们的文化破壁只是将自己一部分的文化内容与大众可以接受的形式进行融合。先接受再喜欢是他们主要策略。”鲲鹏金翅CEO徐鹏如此分析游戏IP的“文化破壁”。以“《阴阳师》大江山之章”音乐剧为例,该剧剧情是根据游戏内容进行的二次创作,选取了角色“鬼切”的故事进行拓展。剧中登场的游戏人物包括晴明、源赖光、玉藻前、妖刀姬、酒吞童子、茨木童子等。剧情环环相扣且高潮迭起,让观众有种看真人游戏的快感。

在李少红执导的终极作品《真相》中,两位主演周奇和薇薇都是组里最年轻的演员,一般两个孩子特别容易想到校园题材或家庭题材,李少红却逆向思维了一下:“我觉得这么短的片子要让这两个孩子出彩,其实要创造一个不常见到的规定情境,他们可能会有爆发性的东西。”她选择了悬疑类题材,最终,两位演员的表现不负众望。

音乐剧《阴阳师》以真人演员来还原二次元作品的演出方式,业内称之为“2.5次元音乐剧”。其形式源自日本,在日本有较为成熟的发展。近几年国内陆续也引入过《火影忍者》《美少女战士》等人气作品。而在手游界,《阴阳师》则是此种类型的首次尝试。

谈综艺:希望选出下一个周迅陈坤杨幂

2015年,身为中国导演协会会长的李少红发起旨在扶持青年导演的“青葱计划”,令人欣慰的是,近来女性获奖者的比例有所提高,并推出了口碑不错的作品,例如导演白雪的《过春天》。李少红也希望,未来大家能共同为电影市场的包容性做出一些努力。

权威的第三方研究机构伽马数据近日发布的《2019美国移动游戏市场及用户行为调查报告》显示,美国移动游戏市场持续增长,2020年可达133.7亿美元,增长11.8%。而在这样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中,除了美国本土游戏,最受欢迎的是中国游戏。2019年中国游戏海外出口将超过110亿美元,成为全球第二大游戏出口国。

谈导演:能坚持下来的女性导演少之又少

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统计,2019年上半年,中国电子竞技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465亿元,同比增长11.3%。电子竞技游戏市场近三年均保持两位数增长,体现出电子竞技行业在国内蓬勃发展的势头。今年上半年,中国电子竞技用户规模为4.4亿人,同比增长11.2%。

知名游戏公众号主理人郝春阳告诉北青报记者:“游戏IP注入文化基因主要是从两方面考虑,一方面是游戏IP需要大众认同感,通过精致的文化项目吸引大众了解游戏项目;另一方面展览、古典音乐会、音乐剧等形式也需要游戏IP作为故事蓝本进行创作,扩充自身内容。”

跟熟悉的片场不同,在节目的竞技现场,每个短片常常要在不到三天内完成,所有人很少再有一条不过、第二次再来的机会:“几乎没有碰到过这么短的时间要把剧本搞好,演员学词、排练、备播,再加上最后演出,在同一个时间里面连轴转,不光是演员、这对导演来讲挑战也很大。”

但实际上,能长期坚持下来的人少之又少。她数了数,到现在能连续地拍下来、连拍带监制几乎每年都有新作品推出的女性导演,“就我一个”。

如果评选“美”的电视剧,你会提名哪一部?在不少观众的心中,已经开播19年的电视剧《大明宫词》仍是他们心中的“白月光”。

都说李少红的“眼光毒”,从《大明宫词》到新《红楼梦》,她的影视剧曾为娱乐圈输送了许多知名演员,14日晚的节目收官之夜盛典,周迅和陈坤发来vcr,表示“如果没有她当时的栽培和训练,就不会有现在的我”,杨幂也发微博说,少红导演既是严师更是益友,为恩师“打call”。

游戏IP为自己注入文化基因,就是希望通过新的文化形态让大众认识自己,从而实现真正的“文化破壁”。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纪念碑谷》“视错觉”主题展上看到,该展览以手机游戏IP为主要卖点,首次采用沉浸式展览与互动方式,正式突破次元壁,让观众走入游戏主角萝尔的神圣世界,全方位完整感受《纪念碑谷2》独特的“德罗斯特效应”几何美学元素与梦幻色系带来的幻妙空间。

谈影视剧:《大明宫词》是如何拍出来的?

此前,在游戏行业不发达阶段,展览、古典音乐会、音乐剧等文化项目可能顶着游戏IP的光环赚钱,但近两年出现的游戏属性的文化产品多在走精品化的路线。鲲鹏金翅CEO徐鹏告诉北青报记者:“无论是音乐会还是电视剧,如今漫改和游戏IP改编的文化产品都属于业内的大IP。如果改不好不但没有圈粉的效果,还要被现有粉丝骂,所以现在这类文化产品都以精品化路线打造,IP持有者也会将自己的内容交给靠谱团队进行改编,或者直接交给国际团队进行制作。”

回忆这部剧的创作,李少红说,那时电视剧行业不算发达,很多导演刚从电影跨界到电视剧,一开始,她连机器往哪儿架都不知道,为此特意跑去东南亚学习了一圈。

过去,她一直“怵”于这样的表现,认为导演都应该是藏在摄影机后面工作,而不是跑到镜头前面来。但娱乐圈生态瞬息万变,如今人们接触演员更多来自网络和综艺,渠道变得多样、跨界成为常态,作为导演,李少红想要多了解一些行业的新热点。

至于这其中的付出,“反正就是多换几个机位,我就跑得快一点、工作时间比别人长一点、辛苦一点,不管是剧本还有什么都是我自己来做,最起码有它的独特性”。

参加《演员请就位》,她给自己定的主要任务就是选演员,希望为行业多选择一些“好苗子”。

“大江山之章”夏季巡演期间共达成了4000万元的衍生品收入额。该剧出品人李昆表示:“在《阴阳师》IP的身上,我们探索了娱乐和文艺交叉的可能。”李昆介绍,“大江山之章”演出的选址都在国内一线或准一线城市的标志性剧院,除了希望让一部分受众观剧就像“回家”,还希望“18-26岁的年轻人们也能怀着崇敬的心走进剧院。”

单纯的少女太平、威严的武则天、深情的薛绍……带有悲剧意味的故事,加上精致的美学风格与华丽繁复的台词,直到今天,《大明宫词》的内容与服化道还被反复拉出来回味。

节目里,演员的演技比拼是一方面,导演们的不同表现也被推至舆论的中心,这场综艺首秀中,李少红也经历了许多不适应和新挑战:

尽管如此,在很多人心目中,二次元文化依然属于小众文化,游戏被当作小青年儿玩的东西。因此,游戏行业披着“亚文化”的外衣,实际进行着“文化破壁”计划,寻求更广泛大众的文化认同。

作为第五代导演中的女性代表,李少红回忆说,过去的女导演数量其实要比现在多,那时只一个北影厂就有20多个女性电影导演,她所在的北电78级不仅走出过陈凯歌、田壮壮、张艺谋,也有胡玫、彭小莲、刘苗苗等女性导演。